FANDOM


File:女兒行.JPG

女兒行》是香港作家畢華流的第二本奇幻小說,屬於奇幻作品《荒原三部曲》的第二部,成書於1990年9月。《女兒行》是畢華流第一本以女性為主角的奇幻小說,並以《少年遊》主角康守時的女兒康健男為敘述者。《女兒行》的舞台與上一部作品《少年遊》一樣設定在四方大陸,時間方面則是《少年遊》中白聶王朝復興的十七年之後。

故事编辑

《女兒行》的故事和《荒原三部曲》的第一部作品《少年遊》同樣發生在四方大陸上,而在故事開始時已經是《少年遊》所述的國度復興十七年後了。全書連尾聲在內共分為十三章,以《少年遊》的主角康守時的女兒康健男的視點描述在復興後的白聶王朝統治下的國度在經過一段和平的歲月後受到內憂外患的打擊:在對外方面國度受到 月之島無極女王逐步侵蝕;而在對內方面,白聶丹蕾的王夫金車庫降奪取王位的野心亦逐漸顯露出來。在暴風雨的前夕,康守時一家遭到奸黨的追撃,康健男依父親的指示踏上了路途,並與伙伴踏上月之島化解了無極女王的威脅,最後返回家國與意圖奪取四方大陸的的金車庫降一戰,終於恢復了國度的和平。

《女兒行》的故事於古達王作王(即國度建國)第167年,當時在位的君主是在《少年遊》被移山所救的白聶丹蕾女王,而在《少年遊》中復興白聶王朝有功的康守時已是國度的宰相,至於他和妻子長劍月影所有的女兒康健男已經十五歲了。身為宰相女兒的康健男對父親傳授的政治及軍事知識顯得毫無興趣,反是對音樂方面很有才華,因此常常逃去父親的課,而把時間花在音樂,以及自己兩隻分別名為小圓和方仔的能言貓鷂以及名為大地的雄鹿上。

在和平的日子中,國度的危機已逐漸顯現出來,作為白聶王朝第七任君主的白聶丹蕾女王與南方的玉盾城城主金車庫降成婚之後便日漸不欲理會政事,而金車庫降在朝中的勢力亦日益坐大。金車庫降更將原先康家指揮的草頭(屬於長於偵察的特種部隊)化為己用,命令向他投誠的草頭(被稱為「黑草頭」)違反不可殺人的戒律,更逐步以此監視朝中各重臣(包括康守時)的一舉一動。在對外方面,來自國度東方的月之島的統治者——無極女王已逐步入侵以前屬於武家鶴咀氏一族以及北風氏一族的舊領地。就算是國度中勢力最強的武家八條氏一族也已投效無極女王的勢力之下。

自從在《少年遊》中發生的長刀之夜的屠殺事件後,每年的造窩月十三日(長刀之夜發生的日子),白聶丹蕾女王都會帶領群臣向全能者獻祭,並對長刀之夜中的死難者致哀。白聶丹蕾女王在儀式中賞賜對復興王朝有功的康守時。金車庫降為了去除康氏一族,於長刀之夜紀念式中設計加害康守時,但其計劃已被康守時識破,故此金車庫降提早發難,在長刀之夜紀念式的前一晚就派黑草頭行動,意圖一舉消滅康氏一家。康健男在混亂中和家人失散,走進了父親預先安排了的密室,並從父親遺下的信紮得知國度再次陷入險境之中,便與能言貓鷂小圓、方仔以及雄鹿大地起行至千根針之地,會合仍忠於康氏一家的人馬。

如此同時,無極女王和尋使、獻使到了國度以西的喬羅冥沙漠。無極女王裝扮成一個普通的女子,假裝被已成為武學高手的移山所救,但其實她一直在移山的飲食中下了蠱毒。在移山和人切磋武藝之時無極女王等人突然發難,將移山制服後虜往月之島,並設計捉拿康家的草頭

在無極女王的計劃得逞後,康健男和她的同伴到了千根針之地,並得到了康家草頭中被稱為「那人」的龍頭大哥的幫助,令月之島四役之一,原名八條淺梨的熱荷使得知自己出自八條武家的身世和月之島對自己家族的陰謀,繼而成為了康健男的伙伴。另外,同為月之島四役之一的涼菊使亦出現,並暗示自己是康家草頭的一員。涼菊使在找出康健男遞上原屬於白聶古達王的心眼寶劍後,勸康健男和八條淺梨一起去月之島刺殺無極女王。就此,眾人同意到了月之島後假裝被涼菊使所逮,以得到接近無極女王的機會。

在康健男一行人出發前往月之島之時,作者又轉而描述國度的情形。在《少年遊》的小蔓草平原之役戰死的北風亂竟沒有身亡,而成為了金車庫降的階下囚,但他竟使用魔法把自己化作金車庫降的樣子染指白聶丹蕾女王。作者又在之後披露了移山神秘的身世——原本移山和原名為「碎玉」的無極女王都是以前移居月之島的國度人民的後代。本來在出生之前就和無極女王有婚約的移山因為上一代的仇恨而在孩提時期被帶回國度,流落民間。而留在月之島的無極女王後來成為了月之島上眾女族的女王,更在統一月之島全島,並臣服島上其他的種族(如狗頭族、鬼族)後,開始了對國度的入侵。出於對素未謀面的婚約者移山的好奇和迷戀,無極女王就此親身到了國度,作了捕虜移山往月之島的決定。移山被虜往月之島後,武功全失,但仍力勸無極女王停止對國度的侵略。不過,其時無極女王已掌握了國度中的北風氏、八條氏和白鹿氏的領地了。白鹿氏的疏族子弟白鹿纏興起了地下軍反抗無極女王,儘管他曾向康守時要求國度的協助,但因著金車庫降對康氏一家的追殺而未能成事。

在國度和月之島的形勢著墨了不少後,作者再次敘述康健男一行人的旅程。她們到了白鹿氏領地後雖遇上無極女王的狗頭人部隊,卻因此而碰到地下軍的領袖白鹿纏。在登陸月之島之前,涼菊使交來了信鴿帶來「那人」的信息,指康健男的父母已經在金車庫降的狙擊下身亡,還望康健男能夠聽從涼菊使的指揮去完成任務。康健男在得知雙親皆亡的消息時不禁昏倒,留意不到涼菊使的一絲奸笑。與此同時,「那人」在首都黑龍城的貧民區中亦遭到了金車庫降的毒手。

康健男決定往月之島刺殺無極女王,於是便和八條淺梨假裝被涼菊使所逮而登上月之島,其時無極女王在移山的陪伴下漸漸只顧著和移山的相處。涼菊使在帶著康健男和八條淺梨於殿中的相思花園內晉見無極女王時啟動了心眼寶劍的魔咒,使寶劍自行刺往無極女王心臟,但此致命一擊卻被失去武功的移山犧牲自己的生命而擋下,失去愛人的無極女王在涼菊使的進一步攻擊下使出「無意劍」令涼菊使受了致命的重傷。無極女王得知移山為救自己而死後,將代表月之島權力的新月指環傳予八條淺梨,之後便利用刺在移山心臟的心眼寶劍自殺。身負重傷的涼菊使在這時候意圖殺死康健男和八條淺梨,並表示她其實是金車庫降麾下的黑草頭的龍頭,最後涼菊使知道自己活不成,便央求八條淺梨把她了斷。在涼菊使死後,八條淺梨將新月指環傳予四役二使中倖存的獻使,就和康健男返回國度了。

在無極女王之死的消息傳至國度後,國度被攻佔的地區都有大量的民兵興起向月之島的部隊趕殺,而作為月之島新任領袖的獻使因沒有侵佔國度的野心,遂把狗頭人部隊逐漸撤回月之島本土。另一方面,白聶丹蕾女王在北風亂的陰謀得逞後神秘失蹤,令金車庫降急於稱王。至於康健男的父母原來根本沒有遇害,而是早就和白鹿纏的地下軍會合了,早前那聲稱康守時遇害的信件也不過是金車庫降偽造的。

為了令自己真正成為國度的君主,金車庫降開始利用麾下六十萬大軍討伐國度內的所有反抗勢力。他在付出五萬兵力的代價下消滅了八條氏武家共十萬兵員的反抗勢力,之後又開始了討伐白鹿纏的地下軍的計劃。

在白鹿氏領地的野菓地,金車庫降的五十五萬大軍開始對藏身於暗堡,為數只有五千的白鹿纏地下軍進行總攻擊。雖然康守時在戰爭中途帶來了三萬人來援助地下軍,但對於敵方擁有五十五萬大軍的情況來說仍是杯水車薪。此時,躲在暗堡中的康健男走到了戰鬥最激烈之處吹奏她的白玉笛子,引來空中的飛鳥和田間的走獸前來幫助地下軍的抵抗,最後處於劣勢的地下軍竟就此把金車庫降的五十五萬大軍打敗了。

在野菓地之戰後,國度回復了和平,但白聶丹蕾女王卻在戰前失蹤了。在八條淺梨的鼓勵下,康守時找回了白聶丹蕾女王的鑽石寶冠放在王座上,開始了共三十年的「空冠輔政」(這段時期又被稱為「第二次復興」)。而由於有父母處理國事的關係,康健男終於可以把時間花在自己喜歡的音樂上了。

人物簡介编辑

康健男编辑

《少年遊》主角康守時的女兒,在故事開始時十五歲。出生於小蔓草平原之役之後的她從未經歷過殺戮和戰火,亦對軍政無甚興趣,反而常將心思放在音樂。後來在金車庫降的陰謀和無極女王的侵略下,她被逼為拯救國度而與她的能言貓鷂以及雄鹿踏上旅程。到了最後的野菓地之戰中,反是她的音樂拯救了國度[1]

八條淺梨编辑

八條武家在《少年遊》中發生的政變中的倖存者。在年幼的時候被帶往月之島,被訓練成為桃荷楓菊四使當中的熱荷使。八條淺梨在千根針之地被康家的草頭——「那人」告知自己的身世,就此成為了康健男前往月之島的同伴[2]。她在無極女王被刺殺後被傳予月之島島主之位,但又把島主的指環傳予獻使[3]。故事完結時,全靠八條淺梨的鼓勵,康守時才開始了「空冠輔政」[4]

移山编辑

在《少年遊》登場的移山在這一集成為了武學宗師,但卻不敵無極女王的詭計而導致武功全失,被囚於月之島。身世不明的移山在《女兒行》中得以身世大白,並得知自己在未出生時已和無極女王有婚約在身,最後為無極女王擋下心眼寶劍的一擊而死[5]

無極女王编辑

本名「碎玉」,月之島的統治者,在未出生時已和移山有婚約在身。《少年遊》中八條武家的政變就是由她促成的。在《女兒行》中,她的手下逐步侵佔四方大陸,而她自己亦使計將移山虜往月之島[6]。在涼菊使的刺殺行動中,無極女王雖逃過一死,但她所愛的移山卻為救她而身死,最後她使用刺死移山的心眼寶劍自殺。[7]

金車庫降编辑

出身自玉盾城七武家之一,亦是白聶丹蕾的王夫。故事開始時已意圖害死康氏一家,之後亦是不斷地找機會施以毒手,並派了自己的手下(涼菊使)往月之島去刺殺無極女王。在白聶丹蕾女王失蹤後,金車庫降稱王並開始討伐國度內的反對勢力。他最後在野菓地之戰中被打敗[8],後來行蹤不明。

白聶丹蕾编辑

在康守時的輔佐下,四方大陸的女王白聶丹蕾帶領著國度進入一個和平的時代。但當她和金車庫降結婚後,就漸漸變得不再理會政事,令國度再次陷於危機之中。白聶丹蕾的失蹤導致了金車庫降的稱王。[9]

康守時编辑

《少年遊》的主角,康健男的父親。在白聶王朝復興後他成為了國度的宰相。在金車庫降的狙擊下與康健男失散,只能遺下給予康健男的指示[10]。他在野菓地之戰時再次出現,與金車庫降作一決戰。在得悉白聶丹蕾失蹤之後,康守時開始了共三十年的「空冠輔政」。[11]

涼菊使编辑

月之島桃荷楓菊四役之一,與康健男和八條淺梨於千根針之地相遇,協助兩人前往月之島,看似是康守時派來的人馬,其實她是金車庫降的手下黑草頭的龍頭,利用康健男二人去進行暗殺無極女王的任務。無極女王雖然身亡,但涼菊使被無極女王的無意劍重創,最後死在八條淺梨的火槍之下。[12]

尋使、獻使编辑

出身於月之島,參與無極女王虜走移山的計劃。尋使為了維護不想殺人的八條淺梨而頂撞無極女王,受刑致死[13]。在無極女王被刺殺後,八條淺梨被傳予月之島島主之位,但她又隨即把島主的指環傳予獻使[14]。照書中的描述,尋使被八條淺梨敬如母親[15],而獻使則仍看似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女孩」。[16]

暖桃使、冷楓使编辑

月之島桃荷楓菊四役的其中之二,參與無極女王虜走移山的計劃以及千根針的草頭追殺。在故事後段中,無極女王從獻使口中得知兩役皆被慘殺。[17]

「那人」编辑

康家草頭中的重要人物,名字如其他的草頭一樣也是秘密。他在千根針之地中用計使身為月之島桃荷楓菊四役之一的八條淺梨成為康健男的同伴[18]。他最後被金車庫降所派的假康守時殺死[19]

白鹿纏编辑

打著「國度是國度人的國度」和「不是每一個白鹿人都是白鹿桓」的口號,在白鹿氏武家領地一帶率領地下反抗軍去反抗無極女王的入侵[20],在康健男的旅途中曾短暫相遇。在書末的野菓地之戰中,和金車庫降的五十五萬大軍對戰[21]。後來成為了康健男的丈夫[22]

北風亂编辑

在《少年遊》出場的北風亂竟在小蔓草平原之役中離奇生還,成為了金車庫降的階下囚。但他利用魔法化身成為金車庫降的樣子侵犯了白聶丹蕾女王。[23]

寫作風格编辑

  • 在《荒原三部曲》的第一部作品《少年遊》中,作者常加入自創的詩詞和虛構的文獻而令筆下的世界立體化,但作者自己亦承認在《女兒行》第四章(《四、如冷霜又如熱砂》)的起首詩句的開首是參考了電影《殉情記》中的主題曲,起首的數行:「甚麼是年青?/豈不是一團烈火?/少男又是誰?誰又能猜透少女的心?/豈不是冰與火的組合?」和《殉情記》中的主題曲頭數句(「What is a youth? Impetuous fire. / What is a maid? Ice and desire.」[24])相當相似,但《四、如冷霜又如熱砂》的起首詩句之後半部份則是畢華流本人的創作了[25]。而書中的第十二章(《十二、全能者為我在敵前擺的筵席(野菓地之戰)》)的開首則是引用了《聖經[26]
  • 在《少年遊》中,畢華流曾提及他在當中的最後一戰(小蔓草平原之役)盡量擬真並加入戰術性的描述[27],但在《女兒行》中,主角打的最後一戰(野菓地之戰)的風格卻是恰恰相反:描述相當之少,而且以五千人俘虜五十五萬人的戰果可謂相當不可思義[28]
  • 在文中除了有康健男作的附註外,亦有畢華流自己作為「流」、「神秘人」、「某神秘人」以致「光明正大的神秘人畢華流」的附註。

與其他作品的關聯编辑

  • 康健男的事蹟在畢華流的另一作品《桑梓荒原記》中也有被提及。在《桑梓荒原記 – 長劍天雷卷第五》中提及康守時的獨女「康健男以一頭名為大地的雄鹿代步」[29]。在《桑梓荒原記 – 潘遇羅卷第六》中也有暗示有康氏的後人將會在王位空懸之時支持著朝政,該作品的主角潘遇羅在彌留之際如此說:
「我在這裡,竟看到天都張開,有氤氳的清氣彌漫,又有美妙的歌聲響起,說有另一個美好世代,為我方族人保留了。這之後,王位雖然空懸,但卻仍未大亂,那是因為有大目的兩位子孫在支撐著……」[30]
以上提及的「大目」全名「康大目」,是康氏家族的成員。而「大目的兩位子孫」亦可能暗指日後的康守時和康健男。不過兩者的描述在細節上是有所出入的:《桑梓荒原記 – 潘遇羅卷第六》指的是康家的兩位子孫在支持朝政,但《女兒行》的描述則指康健男在父母管理朝政之下「可不用關心甚麼政治國務,全副心機放了在音樂上面……」[31]
  • 在《女兒行》第三章中,康守時給康健男的留書中寫過「縱使堅固的外牆倒下,全能者也能用一塊小石頭絆倒惡人」[32],而這信念在後來的作品中發展成為一封完整的書信。在畢華流的作品《桑梓荒原記 – 心農卷第一》中引述的《給女兒的信 —— 小石頭》,其作者康守時教導康健男:
不要說我是幼弱的,也不要說我力量不夠,更不要說我只是個女子,如何幫不上忙。到底誰可以定準呢?為了要懲罰魔龍的驕傲,在牠攻略城池,正值志得意滿的時候,天君豈不就用城中的一塊小石頭,便足以把牠絆倒呢![33]
  • 除了康健男、康守時及金車庫降等主要角色外,《女兒行》中一些次要的人物亦曾改頭換面地在《桑梓荒原記》中出現。例如在《女兒行》第一章《一、我是康守時的女兒》中,智慧者撒塔勒就是《桑梓荒原記》卷四及卷五中提及,生於白涅日朝的名將沙磧寶童,而撒塔勒的女兒沙寶則成為了沙磧寶童的女兒沙磧石惠。兩對父女同樣都是父親因對抗外族敗戰身亡,女兒在成長後把父親戰敗失去的土地重新從外族手中奪回。[34]
  • 除了是《荒原三部曲》的第二部作品外,《女兒行》亦是畢華流後來計劃共十三冊的架空歷史作品《桑梓荒原記》(其中六冊已出版)的原型之一,劇情與尚未正式出版的《少女卷第八》有相當程度的相似[35]
  • 康健男的能言貓鷂——小圓和方仔在畢華流的漫畫作品《好學武林》中亦有作串場演出。[36]

出版規格编辑

《女兒行》、《荒原三部曲》的其他兩部作品及後來的《白狼傳》以及《四種怪物》)在博益出版集團有限公司出版其初版時被稱為「畢華流歷險系列」。不同於其他的畢華流在博益出版的作品,「畢華流歷險系列」的書脊上下處是藍色而非黃色的,但在後來的再版中,這些作品不再被歸類為「畢華流歷險系列」,而被重新歸回「畢華流作品」中,而書脊上下兩處亦變回黃色。

参考文献编辑

  1. 畢華流,《女兒行》 p.163-177
  2. 畢華流,《女兒行》 p.86-90
  3. 畢華流,《女兒行》 p.161-162
  4. 畢華流,《女兒行》 p.176-177
  5. 畢華流,《女兒行》 p.156-157
  6. 畢華流,《女兒行》 p.49-63
  7. 畢華流,《女兒行》 p.159
  8. 畢華流,《女兒行》 p.86-90
  9. 畢華流,《女兒行》 p.166 - 167
  10. 畢華流,《女兒行》 p.44-45
  11. 畢華流,《女兒行》 p.177
  12. 畢華流,《女兒行》 p.161
  13. 畢華流,《女兒行》 p.119
  14. 畢華流,《女兒行》 p.161 - 162
  15. 畢華流,《女兒行》 p.89
  16. 畢華流,《女兒行》 p.61
  17. 畢華流,《女兒行》 p.118
  18. 畢華流,《女兒行》 p.86-90
  19. 畢華流,《女兒行》 p.141-144
  20. 畢華流,《女兒行》 p.120
  21. 畢華流,《女兒行》 p.163-177
  22. 畢華流,《女兒行》 p.119
  23. 畢華流,《女兒行》 p.101-107
  24. The Music of Romeo and Juliet 1968
  25. 畢華流,《女兒行》 p.47-48
  26. 畢華流,《女兒行》 p.163
  27. 畢華流,《少年遊》 p.218
  28. 畢華流,《女兒行》 p.173
  29. 畢華流,《桑梓荒原記 – 長劍天雷卷第五》 p.238
  30. 畢華流,《桑梓荒原記 – 潘遇羅卷第六》 p.358
  31. 畢華流,《女兒行》 p.177
  32. 畢華流,《女兒行》 p.43
  33. 畢華流,《桑梓荒原記 – 心農卷第一》 p.22
  34. 月之島 畢華流專訪 - 《06 桑梓的世界》(2001)(2007年3月28日驗證)
  35. 畢華流,給《桑梓荒原記》的各位讀友 (2007年3月28日驗證)
  36. 畢華流,《好學武林》 p.44-45

参見编辑

Includes CC-BY-SA content from Wikipedia's 女兒行 article (authors)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